马里兰州一名女子克莉丝朵.哈格(Crystal Haag)离家长达20年10个月又两周,最近终于返家团圆。她的母亲辛西亚(Cynthia Haag)去年3月在脸书上看见一张疑似为女儿的照片:同样拥有一双皱巴巴的双眼和一抹灿烂笑靥。辛西亚最后一次见到克莉丝朵时,她只是名14岁少女,如今转眼已然成年。

源源不绝的问题在辛西亚脑海打滚:克莉丝朵为何离家?她去过哪里?为何再次露面?当然,最重要的是,她还好吗?

克莉丝朵目前住在纽约曼哈顿北部的哈林区(Harlem),拥有一头俏丽短发,且讲著流利的西班牙语。她不是35岁的克莉丝朵.哈格,而是以新身份、44岁的克莉丝朵.桑德斯(Crystal Saunders)过日子。辛西亚的宝贝女儿终于回家,但最困难的部分才刚刚揭幕。

据报导,每年约有50万名儿童失踪,绝大部分孩童很快就能返家或被寻获,但是走失时间和克莉丝朵一样漫长的,实在罕见。根据国家失踪与受虐儿童中心报告,2011年至2016年间,只有56名孩童超过20年才返家。

国家失踪和受剥削儿童中心官员指出,孩童重返家庭并重新生活不简单,双方都需花费大量时间和耐心。

克莉丝朵离家前,辛西亚是名单亲妈妈,在当地杂货店担任收银员,收入虽不高,但她感到自豪的是,至少她的孩子们总是衣食无缺。

克莉丝朵在家排行老四,和兄弟姊妹不太亲近,且总是偷溜出门玩耍,她说她不是母亲回忆里的那个快乐女孩,事实上,她感到如此悲惨和害怕,而唯一有意义的计画,就是逃离。

她回忆,自9岁那年,她遭到一名邻居性侵多年,她从未告诉他人,直到懂事后,才意识到自己遭遇到不正常的一切。某天她终于鼓起勇气向母亲哭诉时,她母亲竟回应“荒谬和不真实”,克莉丝朵表示,“哪种母亲会这么做?”。

克莉丝朵彻底心碎,于1997年4月26日那天毅然决然离家出走,一气之下跳上一辆去纽约的巴士,刚到的头几个晚上,她露宿街头,直到抵达曼哈顿,她伪造新身份,开始新的生活。

随着时间推移,克莉丝朵生下四个孩子,甚至还精通西班牙语,并在社群媒体上认识新的“亲戚”。直到2014年1月29日,31岁的她在食品行业工作,她在Instagram上发照片并写着,“40岁生日快乐!”

国家失踪与受虐儿童中心官员指出,“以前见过类似案例,有些孩子不想被找到,因此假冒新身份”。

克莉丝朵的大儿子、现年20岁的布莱恩在十多岁时,开始问起她的家人在哪里?布莱恩相当好奇,因为每人都该至少拥有一个家。克莉丝朵表示,自从脸书问世以来,就偷偷关注老家家人近况。

她长期都想和亲友们联系,直到儿子开始催促后,才主动写信给妹妹,最终成功和家人重逢。然而,重聚的喜悦很快转化成不确定性,甚至是怨恨。

辛西亚说,“这就像遇到一个陌生人,她小时候离开,成年后才回来”。克莉丝朵表示,“这很困难,有时候离开更容易”。辛西亚说,“我只是想爱她”。

辛西亚如今才明白为何自己女儿要离家出走,因为她小时候遭遇性侵,而克莉丝朵以为母亲早就知情。辛西亚说不知道当年她遭遇了什么,但不管做母亲的说几遍,克莉丝朵表示,她仍不确定母亲的说法是实话。

总之,克莉丝朵爱她的母亲,这就是她回家的原因,但两人间无限的隔阂,仍持续影响她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