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一个早晨7时许,下曼哈顿两处地区出现三个可疑的压力锅,警方怀疑是造成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和2016年雀儿喜区惨案的压力锅炸弹,下令净空街区、地铁停驶,所幸虚惊一场。

当局迅速过滤监视器画面,交给“人脸识别组”(Facial Identification Section,简称FIS),纽约市警局2001年起使用FIS软件;不出一会儿工夫,即辨明曾因贩毒被捕的凶嫌葛瑞芬(Larry Griffin II),再比对葛瑞芬的社群媒体帐号;当天上午8时15分,葛瑞芬的姓名和照片已发到纽约每位警察的手机,葛瑞芬当晚落网,被控放假炸弹等三项罪名。

乍听之下是件好事,警方透过FIS迅速逮人且未造成伤亡,但这只是大规模、不可见、侵犯隐私监控的冰山一角,FIS软件为科技公司、执法单位、商业利益、数据掮客和第三方机构利用,近年逐渐浮上台面,成为电影“魔鬼终结者”(Terminator)、“关键报告”(Minority Report)和影集“黑镜”(Black Mirror)的剧情,引发“脸慌”。

联邦调查局(FBI)春季时至少拥有6亿4100万张脸孔照片和绝大多数美国人的身分资料,可在无搜索票或证据的情况下随时检索。

奥克兰、柏克莱、麻州萨莫维尔和旧金山等地议员倡议禁止人脸识别,但在其他地区皆属合法且不受规范。

人们处处遭监视,包括街头、机场、量贩店、餐馆酒店、运动中心、教堂,以及其他许多不为人知之处。

今夏一度讹传俄罗斯推出热门修图软件,组建人脸数据库,宣称拥有大众脸部资料的脸书(Facebook)堪称全球一最大人脸识别数据库,但脸书一再宣称捍卫隐私。

FIS不可靠的消息满天飞,误认情况一箩筐,尤其辨识有色人种超不准;伦敦市警局FIS错误率高,亚马逊(Amazon)的FIS软件曾误认多位议员为嫌犯。

FIS未臻完备,却已改变司法体系和人们日常生活。

科技公司透过人们在社群媒体、交友网站、修图软件等主动上传的照片,以及公共场合的摄影机获得大量肖像,用以训练算法精准辨识人脸;科技公司利用人像训练了多少算法,无从得知、无法可管。

在特定情况下,部分算法相当精确,国家标准局去年测试40家开发商的127条脸部辨识算法,错误率仅0.2%。

人脸识别无疑会自我改良,在大规模生物测定的协助下将更精确;中国的步伐辨识系统准确率达94%,五角大厦则研发出心跳雷射,可穿透外套测得个人独特的心率特征,准确率达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