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常被描述为一个处处监控的国家。2017年,中国全国共安装了1亿7000部闭路电视摄像机,当局并打算在2020年安装4亿部新的摄像机。人脸识别更在中国无所不在。

中国正建立“社会信用体系”,将所有公民的行为和公共互动的“得分”储存在一个数据库中。目标是至2020年,每个中国公民都将被加入到一个庞大的国家数据库,当局会借着财政和政府提供的讯息,为每位公民评分“排名”。

人脸识别科技在监视系统中也起关键作用,并成为捉拿逃犯的一种方式。但据“纽约时报”日前报导,在新疆西部地区,多达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被拘押在当局所称的“再教育营”中,当局设立的监控摄像头也使用人脸识别科技,追踪维族人的行迹。

在中国一些地区发起的“厕所革命”行动中,新疆阿勒泰市区一公共厕所内,学生通过人脸识别取纸。

不过,人脸识别科技正日渐成为中国日常生活和商业交易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人在商店和超市用此技术付款。

今年9月,北京当局表示计划在大学里“限制和规范”脸部识别技术的使用。此前也有报导称,中国一所大学正尝试用人脸识别技术来监控学生的出勤情况和行为。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刘德良表示,“有些时候,人脸识别的负面性被过度炒作了。人脸识别技术的使用能提高整个社会运行的效率,并不会对人们造成什么伤害,真正威胁到个人信息安全的是对于人脸信息的滥用”。

从12月1日开始生效的电话入网新用户须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核查身分的法规在9月宣布时,中国媒体并没有太多报导。但是,成千上万的在线社交媒体用户对当局拥有针对他们的不断增加的数据感到忧虑。新浪微博的一名用户称:“人们受到越来越严格的监控”,“他们(政府)在害怕什么?”

也有许多民众抱怨,在国内已看到太多资料泄漏事件。 一位网民说:“以前,盗贼知道你的名字,以后他们会知道你的长相”;另一位网民则对政策提出批评,说:“这是未经公众同意而实施的。”

不过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刘德良对《法制日报》表示,技术是中性的,需要管住的是使用者,对于人脸识别技术不能消极看待,否则将阻碍科技进步。

中国的脸孔识别技术十分先进,人脸识别更在中国已无所不在。图为在2018年10月北京公共安全展示会上的脸孔识别技术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