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直播 > “老伴儿死了,挺好”:多少中国家庭,被这三个字拖垮

“老伴儿死了,挺好”:多少中国家庭,被这三个字拖垮 (收藏)

2019-03-14 12:59:37浏览:0

<上一篇下一篇>

  难得糊涂,被宣扬为中国生活哲学中的最高智慧。

  懂得揣着明白装糊涂,更会被人敬佩得五体投地。

  最近一部大热的电视剧——《都挺好》,才播到12集,已经把这种“智慧”演绎得丝丝入扣:

  \

 

  老伴儿暴毙,没受什么病痛,挺好;

  小两口吵架了,没打起来,挺好;

  爸爸失业了,终于有时间陪陪孩子,挺好。

  坏事尽量往里藏,坏事都往好处想,典型的中国式思维,皆大欢喜,一切都挺好。

  但坏就坏在:现实并不按照人们想的“都挺好”。

  相反,很多时候,都很不好。

  \

  你说挺好就挺好

  造化岂不是很没面子?

  苏家一家五口,表面上看,真的挺好:

  大哥苏明哲,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硅谷IT工程师,定居美国,妻女温顺;

  \

  二哥苏明成,娶了个漂亮又多金的太太,新买了房,日子越过越红火;

  \

  三妹苏明玉,国内著名销售公司总经理,杀伐决断走路带风,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现代女强人。

  \

  苏爸爸很温和,一副谁都不得罪的老实人的脸,是你爸、是我爸,是典型的中国式爸爸。

  \

  苏妈妈比较惨,一出场就死了:

  打了一整夜麻将,突然胡了一把大的,开心得心梗发作,就此挂掉了——

  突然暴毙,苏爸爸说:“挺好,走得不痛苦。”

  问题就从苏妈妈的离世开始出现。

  苏妈妈一死,苏爸爸第一个联系的,不是在国内的明成和明玉,而是远在美国的大哥明哲——

  因为长子为大。

  看到这里大家就应该明白,苏家是一个典型重男轻女的家庭。

  大哥一回来,就和弟弟明成指责妹妹明玉怎么都不陪在妈妈的身边。我们这才知道:

  原来三妹明玉已经和家里断绝来往十年了。十年来,明玉没有和家里任何一个人有过任何联系。

  \

  这是为什么呢?

  高中时,明玉成绩很好,好到可以上清华那种,本来可以进学校的强化培训班,但是要交1000块钱。

  明玉回到家里,不知道怎么跟妈妈开口。

  恰好这时候二哥明成要出去旅游,伸手就跟家里要了2000块钱,苏妈妈很爽快地就给了。

  明玉见机,也提出要那1000块钱。

  谁想到苏妈妈说了这么一段话:

  \

  \

  “一个女孩子,上这么好的学校有什么用。我给你报了一个免费的师范学院,你给我读去。要不你就去我医院那儿,这样更省钱。”

  明玉痛哭,苏妈妈祭出中国家长最常说的那一套:“行了,别哭了。我们养你那么大,容易吗我们?”

  气得明玉跳起来大喊:“我让你生我了吗?我让你养我了吗?生我下来你们就得负责!”

  最后还挨了一巴掌。

  苏妈妈对待女儿和儿子的区别对待还不止这些:

  因为要凑够钱给大哥明哲去美国留学,他们没问过女儿就把她的房间卖出去了;

  (不过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一个房间是怎么能单独卖出去的。)

  二哥明成要订婚,又把一个房间卖出去了,也没咨询过她;不仅如此,她还要帮二哥洗臭袜子、干家务活。

  最后明玉和苏妈妈摊牌,苏妈妈说的话,看得人佛都有火:

  \

  不用我多说,你都知道为什么明玉和家里断绝来往十多年了。

  明玉和家里人的关系,在苏妈妈没死之前就已经很尖锐了;

  苏妈妈死了以后,苏家的矛盾才彻底全面爆发。

  苏爸爸因为说害怕回到老宅,看到老伴儿的鬼魂,死活赖在二儿子明成家里不走:

  澡也不洗,家务也做不来,好吃懒做,将儿子家里搞得一地鸡毛。

  \

  明成虽说很不乐意,给大哥打电话的时候还一直都说“爸住得挺好的”;

  明玉知道以后,提出让爸爸住在自己家里(没错,明玉在剧里就是一个霸道总裁型的玛丽苏女人),爸爸不肯,顺带牵出了明成一直“啃老”、花光了爸妈积蓄的“妈宝男”人设;

  明成妻子丽丽气得回娘家,对自己爸妈说的话依然是“没什么,我们俩都挺好的”;

  大哥本来要接父亲过去美国定居,谁知道突然失业,对家里人还不能说出真相、怕丢面子,一边暂缓接父亲过来的动作,一边焦头烂额找工作

  这中国家庭的生活,面子上看红红火火挺好挺好,把里子一掀开,爬满了吸血的虱子。

  \

  \

  说“都挺好”的

  谁不是在装糊涂

  这种中国家庭的症结在哪里?

  我觉得是:大家都在装糊涂。

  首先装的那个人,是苏爸爸。因为老婆没死以前,他几乎装了一辈子。

  苏家的一家之主,很明显是苏妈妈,而苏妈妈最疼的,很明显是两个儿子。

  苏爸爸让二儿子明成摘个扁豆、盛碗汤,苏妈妈立马损他:

  “多大的事啊,都让孩子做。”

  很显然,他对儿子是没有管教能力的。

  明玉要那1000块钱报名强化班,苏妈妈偏心不给,明玉求救,苏爸爸赶紧把碗放下,逃离饭桌去看报纸;

  \

  明玉从学校跑回来和妈妈摊牌,让爸爸帮嘴,他浑身哆嗦着说:

  “我先上个厕所。”

  他在明成家里吃鸭脖子吃出毛病,明玉上门兴师问罪,他不敢说是自己买的,让明成明玉两兄妹吵去;

  明成、明玉在老宅子查看他记下的儿子的欠账,他把身子转过去、脸贴着墙,不敢面对儿子忿恨的眼神。

  \

  老婆在世时,他不敢说一个不字,只有唯唯诺诺;

  老婆去世了,他还是缩头乌龟,对三个孩子的事不闻不问,只顾着自己混浪享受。

  他天天嘴里唠叨的家里“都挺好”,不是建立在培养孩子性格、解决家庭问题上,而是建立在像鸵鸟一样对坏事不管不顾、对好事盲目憧憬之上的。

  他的好日子,都是装出来的。

  这种中国式装糊涂、混日子的人,真的不少。多少中国家庭被拖垮,都是因为“都挺好”这三个字在粉饰太平。

  他的老婆、那个重男轻女极端严重的女人,又何尝不是在装糊涂。

  最明显的,是她对儿子明成的纵容。

  明成好吃懒做、不好好读书,她在家里不让他做家务、只让妹妹服侍他;

  \

  她为明成托关系、送钱,找了份工作,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有本事;

  明成结婚了,每次向她拿钱,她还是几千几千地送,连婚房、装修都是掏自己的钱。

  她知道儿子在啃老吗?肯定知道。一个对女儿能百般刁难、处处节制的女人,不可能不清楚儿子的习性。

  但她有阻止吗?

  没有。她不能纵容女儿,却舍得纵容儿子。

  这不是装糊涂是什么?

  \

  装糊涂能装出自己的便宜

  却真给别人带来无数麻烦

  苏爸爸装了一辈子,憋屈是憋屈了点,但没吃过亏,反倒“算计”出很多真利益:

  明玉劝他把一身衣服换了,他借口说没钱买(确实没钱,因为都被明成借走了)。可明玉说给他买,他立马两眼放光,身板挺直说:“真的?”

  镜头一转,他们父女俩在商场里已经大袋小袋提着了,上千的羽绒买起来毫不客气,毕竟花的是女儿的钱。

  \

  明成劝他洗个澡,他不听,最后只能去蒸桑拿、搓澡按摩,好不舒服,最后他老人家还不想走;

  刚劝儿子要把媳妇接回来,儿子说马上就去,苏爸爸鸡贼地说:

  “不着急,不着急,再待会儿,再待会儿。”

  \

  他和儿子算计着怎样养老,都说要把明玉叫过来开家庭会议,可一到商量谁去打电话,爷俩都说“不打”,硬是让儿媳妇丽丽给打了。

  (在这一点上,明成装糊涂装得跟他老子一模一样。)

  就凭着这一股鸡贼劲儿,苏家一家四口外加两个媳妇的生活,被掰扯得分崩离析。

  自己爱面子、爱占小便宜、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表面上却要装得毫不在乎、笑脸迎人,暗地里却要么对最亲的人敲骨吸髓,要么让人左右为难,这种“难得糊涂”可真是难得啊!

  李安早期的电影《喜宴》,讲的也是这么个事:

  伟同是个同性恋,美国定居,事业有成,远在台湾的父母却一心一意要给他找一个媳妇儿,还亲自飞来美国,住到他和男朋友家,监督孩子成婚。

  (当然,父母都不知道他和男朋友的关系。)

  无奈之下,伟同只好和一个华人女孩薇薇假装结婚,先骗过父亲再说。

  \

  但在新婚喜宴晚上,薇薇强硬和伟同发生了关系,还搞大了肚子。

  伟同的男朋友知道之后大吵大闹,在家里狂飙英文粗口,他们以为父母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

  谁知道父亲在台湾的时候,就为了来美国而特意强化训练了自己的英语。

  换句话说,他们说的话,父亲都听得出来,但他一直不说出来,一直隐瞒着。

  伟同男朋友带父亲去散步,父亲给了他一个红包,说自己已经知道了伟同和他的关系,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男朋友很惊讶:“那……你为什么不说?”

  父亲说:“只要他们生出了孩子,我抱上了孙子,其他的事情,我都不计较。”

  \

  这句话,说出了“中国式装糊涂”的鸡贼之处:

  我装的是糊涂,可我要的是实惠。

  只要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你们怎么搞,是你们自己的事。这事儿,亲儿女都没得商量。

  没的是商量,有的是算计。

  这种处世哲学,确实有用,大家嘻嘻哈哈把问题糊弄过去了,有时候会产生你想要的结果:

  就像《喜宴》,最终还是落得个伟同和男朋友、薇薇三人共同抚养孩子、父母开心满意离开美国的“大团圆结局”;

  但很多时候,就像《都挺好》里展现的,它给你的绝不是岁月静好合家欢喜,反倒是硝烟四起争端不断。

  而你,又怎么知道自己得到的是大团圆结局,还是身心受创疲惫不堪呢?

  \

  明明白白过日子,都别装

  还是举李安自己的电影——《饮食男女》来举例。

  大厨老朱丧失老伴多年,独守着三个女儿,而他和三个女儿仅有的交流,就是每周一次的家庭聚餐。

  \

  老朱想取年轻的锦荣为妻,但是一直开不了口。

  三个女儿各自都有自己的少女心事,也不愿意和老父亲交流。每次在饭桌上尝到父亲做的菜要么料放少了、要么菜抄糊了,总是要虚掩过去:

  “没有啊,很好啊。”

  一家人你瞒我瞒,都不说真话,日子过得每况愈下。

  越是这样装作天下太平,老朱越是受不了:

  \

  多年的好友去世了,他没了说话的伴儿;

  女儿一个一个嫁出去,家里越来越冷清;

  自己身为厨师味觉却一天一天失去,事业上的挫败感让他无地自容。

  他受不了了,终于在最后一次家庭聚会上捅破了最后一层真相:他把老房子买了,要和跟自己女儿同龄的锦荣一起过日子。

  结果,锦荣的母亲晕厥倒地,一众儿女忙前忙后,这个家,终于也散了。

  像不像《都挺好》里,苏妈妈死了以后,苏家几口人的状况?

  可是最后怎么样?

  几个子女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苦心,老朱和锦荣也住到了一起,锦荣还成功怀孕。每个女儿也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电影最后,老朱喝着女儿的汤,终于恢复了味觉:

  “你的汤,我尝到了,我尝到味道了……”

  \

  他尝到的,是终于过上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的滋味儿。

  而要尝到这样的生活的滋味儿,需要你不再忽略内心需求,不再揣着明白装糊涂,勇敢喊出自己想要的。

  《都挺好》里面过得最好的,我反倒觉得是妹妹明玉。

  她一开始就不能容忍自己不满意的事情:妈妈卖房子,无条件给大哥、二哥倒贴钱……

  上面也写到了,她为了表达自己的心声,对妈妈说出来的话多难听。

  但是她却因此更加看清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趁早撤出了那个光顾着消耗她的家,追寻自己一路上的目标。

  第9集里讲:

  大哥明哲失业,接不了父亲来美国了,苏爸爸只能继续赖在二儿子家里住。

  二哥明成和妻子丽丽商量着开家庭会议,把明玉也叫上,本来是想让明玉也出一份养老钱。

  结果明玉叫父亲拿出了多年来的记账,清清楚楚写明了三个子女从出生到现在花了、借了家里多少钱,结果一算,二儿子明成花了两老一大半的钱。

  作为专业会计师的丽丽羞愧得无地自容,当即表示负责赡养爸爸。  \

  故事到这里,苏爸爸的去留问题,才终于有了个明白的说法。

  各人有各人的职责,清清楚楚,谁也不能糊弄谁。

  看到这里我很感慨:

  家人之间账目算得那么清楚,本来是极其奇葩的一种行为。但是面对一个和稀泥一样的父亲、蛮横无理的儿子,不记账能把话说清楚吗?

  账本不摊开,这个家的龌龊真相就永远没办法理得清。

  可以这么说:明玉用一种冷血的方法,维护了这个家最后的一点温情。

  \

  以后的事,大家都别装。

  表面上看,“装糊涂”是中国式家庭的粘合剂。

  但谁知道,粘到最后,谁能被粘到外头去风风光光,谁被贴到墙上去给人擦屁股抹屎?

  因此,要是有人总是说:“没事,都挺好,都挺好。”

  希望我们都能理直气壮地说:

  “我不好!”

 

 

 

 

 

转载来源:


<上一篇下一篇>

您可能对这些新闻感兴趣:
真实版“幽灵男孩”:身体麻痹,意识清醒,惨遭虐待性侵…他用亲身...
小伙扮成外卖小哥给女友送惊喜 开门瞬间决定报警
扶不起的阿斗?杨幂捧不红的他因“长得丑”?
80岁的李双江近照曝光!头发乌黑 精神饱满
只因在朋友圈晒娃 他竟被勒索170万
中国"限古令"升级 古装剧全面遭禁播
评论
Google广告(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