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直播 > 北京协和出征武汉:中国最好的医院 到底有多牛

北京协和出征武汉:中国最好的医院 到底有多牛 (收藏)

2020-02-18 12:27:45浏览:0

<上一篇下一篇>

 

一部协和医院的历史就是半部中国医疗史。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朗博

 

 

2月9日,一则消息引起了全国媒体的沸腾:

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医界四大天王齐聚武汉!

 这是百年来,中国医学四大主力天团首次会师,可谓王炸出击。

1月26日,北京协和医院第一批医务人员驰援武汉。       

 

 

       协和医院是拦在病人和死亡面前的最后一道关卡!

在《2018年度中国医院排行榜》中,北京协和居首。

协和作为中国的医界老大,成了防疫战场的定海神针。

 

 

协和医院有多牛

 去年11月,在知乎和微博上,协和医院“扫地僧”的故事火了。

 

 

 2016年,一个叫小希的年轻人来到协和医院就诊。

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主治医师“林大鼻”,见到症状大吃一惊:

小希的肺被病菌掏出了各种窟窿,左肺几乎被掏空了1/3。 但是,却查不出是何种病菌。

这时林医生想到了11年前,协和转来的一个女孩。

她的肺、皮肤和骨头全都被病菌啃食到溃烂。 她在全国各地的医院查了5年,甚至被取走了腰椎的一块骨头,却依然没有结果。 全国的专家都束手无策。     

 

 

       但协和医院检验科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技术员王澎确定,这与马尔尼菲蓝状菌有关。

这种真菌会蔓延全身,啃食人的内脏、骨髓、大脑及皮肤。 这种病极其罕见,迄今为止,世界上共发现了8例,5例康复,3例死亡。

它就犹如《天龙八部》中的扫地僧一样,虽然毫不起眼,但是“内功”惊人。

协和医院流传一句话:遇到疑难杂症时,“细菌室找王澎”。

听取了王澎的建议,林医生找到了正确的治疗方法。 小希最后被治好了,成为全世界被治愈的第六个此种病患者。 找到症结所在的王澎,虽然只是大专毕业,又不在临床一线,但“修炼”了20年,终于成为“微生物神探”。       

 

 

▲ 王澎

遗憾的是,王澎因为长期工作劳累,最后丢下9岁的女儿,离开了人间。 如今这样的人才,走一个少一个,是病人最大的不幸。 从这个故事中就可以窥见,协和医院是藏龙卧虎,“深不可测”。

多年来,从协和医院走出来的医学大家,群星璀璨,照亮了中华医学界。 伍连德(1879—1960),中国现代医学先驱、中国检疫、防疫事业的创始人,华人世界的第一个诺贝尔奖候选人。

 

 

▲ 伍连德      1910年,东北鼠疫大流行,他受任全权总医官,创造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例有效控制大型瘟疫的奇迹。

他让中国人第一次用口罩预防传染病。(详见世界华人周刊此前推送110年前的“钟南山”:当瘟疫横扫东北,他挺身而出拯救亿万生命) 张孝骞(1897—1987),内科专家、医学教育家、中国消化学的奠基人。       

 

 

▲ 张孝骞     林巧稚(1901—1983),中国妇产科学的开拓者、奠基人。

 

 

▲ 林巧稚

   

黄家驷(1906—1984),中国心胸外科学和生物学工程学的奠基人。       

 

 

▲ 黄家驷      吴英恺(1910—2003),中国胸心血管外科和心血管病流行学的开创人之一。

 

 

▲ 吴英恺

吴阶平(1917—2011),中国泌尿外科的开拓者及重大贡献者 。

 

 

▲ 吴阶平

       曾宪九(1914—1985),中国外科专家,主编《医学百科全书·腹部外科分册》。        

 

 

▲ 曾宪九       此外,还有中国儿科先进理念开拓者籍孝诚,中国儿科学奠基人诸福棠,中国变态反应学奠基人叶世泰,中国神经电生理奠基人汤晓芙…… 这些协和名医支撑起了新中国医疗事业的一片新天空。 可以说,一部协和医院的历史就是半部中国医疗史。

 

 

名医是怎么炼成的 协和医院为什么这么牛?这就要从协和医院的历史讲起了。 1、慈禧和洛克菲洛的捐助 120年前,就是多灾多难的庚子1900年,中国爆发义和团动乱。

为了躲避战乱,当时在中国传教的英国伦敦会的一位医生科克伦逃到北京。

他通过给李莲英治病,认识并博得了慈禧太后的喜爱。 后来,伦敦会等5个教会,要开办医学堂。       

 

 

                              慈禧对西医倒不反感,反而给学堂捐助了一万两银子。 1906年,学堂正式建成。

5个教会,加上慈禧合作办学,所以学堂的名字就是“Union Medical College”,原意为联合,中文翻译为“协和”。 1917年9月,由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洛资助巨资,开办医预科,附属医院就是北京协和医院。

 

 

▲ 小洛克菲勒和董事们在北京协和医院的合影 2、胡适的遗憾 协和医学堂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教师。

学校任教的教授都是美国名校的博士。     

 

 

▲ 老协和教职员工合影

学校想聘中文教师,有人推荐胡适,但这位中西兼通的哲学博士,落选了,最后只能成为校董。 英文外教弗路德,后来去了哥伦比亚大学,并成为了知名的汉学家。

由此可见,协和的师资力量之强。 有最好的教师,也要有最强的学生。

当时协和招生,只在燕京大学学生中,招收顶尖的30多人。 燕京大学,曾是中国最好的大学,后来其校舍被北大接收,其校的文科、理科并入北大,工科并入清华。

可想而知,这30人便是全国精英中的精英。      

 

 

       每个学生都具备坚实的人文基础和自然学科基础。

当时协和的英语考试,题目是用英文写出《桃花源记》。 这不仅要求学生有中文底蕴,更要求英语水平过硬。 可以说,这些学生都是绝顶聪明,博学多才。 但是,即使这样,最后也只有16人能毕业。 3、林巧稚终生未嫁 为了把协和打造成亚洲最强,协和医学堂实行残酷的逐级淘汰制。

所以,学生每天通宵达旦地解剖尸体,刻苦学习。       

 

 

       每个学生脸色苍白,被戏称为“协和脸”。 学校组织舞会,让拼命的学生放松一下,结果他们假装睡觉,然后继续躲在储藏间里学习。

在老协和有一条奇怪的规定,如果女医生选择内、外、妇产科这样的大科,是不允许结婚的。 因为医院认为女人无法同时照顾好家庭与事业,为了保证她们能在病人身上投入全部精力,便有了这样的规定。 后来,严仁英谈到自己的师父林巧稚为何终生未嫁,感慨地说,这是被逼的,并非自愿。      

 

 

▲ 严仁英(1913—2017),协和医院博士, 北大医院名誉院长,中国围产保健之母

为了医学,为了病人,老协和可以牺牲个人的世俗幸福。

想当一名协和的医生,是何其不易!

 

 

艰难前行 协和刚成立之时,中国人对西医普遍还有质疑。

1929年梁启超的去世,引起轩然大波,使协和医院陷入舆论的口诛笔伐之中。

1924年冬,梁启超总是尿中带血,病因不明。

协和医院怀疑是癌,于是给梁启超做了切除右肾的手术。

可是术后,病并没有好转。

于是,他的弟弟梁启勋在《晨报》发表《病院笔记》一文,表达了对医生的失望。

梁启超觉得协和的医生尽力了,写了《我的病与协和医院》一文,为医生“伸冤”。        

 

 

▲ 梁启超用英文所写的《我的病与协和医院》第1页 因为这场风波,中国当时还引发了一场“中医西医”的是非之争。 这场“百年公案”,后来被捕风捉影,炒作成了割左肾而割错右肾的荒谬版本。        

 

 

▲ 电影《邪不压正》中暗示名士被割错肾的情节 甚至,当时流行骂人的话:“把你送到协和医院去!” 在人们的误解中,协和艰难地成长。 1924年,孙中山因为肝病复发,他在人生最后时刻相信、支持协和医院。 他最后转入协和医院,可惜病到晚期,院方已无能为力。 孙中山于1925年3月离开人世,其病例保存在协和医院。       

 

 

▲ 3月19日上午10时,协和医学院礼拜堂举行的孙中山追思仪式 至今,北京协和医院还有巨大一笔“财富”,就是400万册病例,为全国之冠。

其中包括孙中山、张学良、宋氏三姐妹等名人的病例。 当时,协和干了一件事情,轰动了整个世界。

1927年,协和医学院根据在周口店发掘的一块牙齿化石,判断出这是中国一个新猿人的种类,并且命名为“北京人”。 两年以后,“北京人”遗址又发现一个女性头盖骨,协和的科学推断得到了全世界的肯定。

 

 

      后来,陆续发现的5个“北京人”头盖骨化石都保存在协和医院。 定义“北京人”,足以说明协和在当时学术水平之强。 可惜,因为1941年日军入侵北京,头盖骨化石下落不明。 协和进入校史上的黑暗年代,被迫解散。 战争中,没有一个协和人为日本人当差看病,这堪称当时的奇迹。 协和的林可胜组织“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护总队”,在抗日的战场上救死扶伤。       

 

 

▲ 救护队在缅甸战场 协和人在西南重建协和教育,把医学种子撒在西南偏远的地方。 直到抗日胜利后,1947年,协和才艰难复校,流落到四方的教职员工纷纷归来。

 

 

 

新中国医学界的中流砥柱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洛克菲洛基金会停止了对协和的赞助。 协和医院进入了崭新的历史阶段,开始为中国老百姓行医治病。 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医学人才极其匮乏。 协和为全国各地的医学院、医院培养和输送了大批医学人才。        

 

 

       一大批协和人成为新中国医学界各学科的开创者。 后来,50多名校友成了中国两院院士。 协和在新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建设和发展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1971年,基辛格为尼克松访华做准备,来到北京,随行的《纽约时报》副社长得了急症。 他被送到协和,经过手术后康复。协和的出色表现让这位美国人大为赞叹,出院后,他在1971年7月26日《纽约时报》头版发表文章和照片,介绍其协和就医的经历。       

 

 

▲ 图片来源:北京协和医院微博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期间,一个随行人员请求查明她是否出生在老协和,并希望知道准确的出生时间。

本来没报什么希望,没想到在协和病案室里很快找出了,其母亲住院时的病案,其中还有她出生时的小脚印。 她惊喜万分,美方对协和医院高度赞扬。 这就是协和,百年的积累,严谨的态度,才造就今日的辉煌。 2003年,在抗击“非典”中,协和千余名医护人员,开设四个病区,一线救治病人。 为了研制非典疫苗,协和采集了唯一合格的SARS病毒株。

 

 

今天,协和还保持一种职业上的宁静致远。

这代表了当今中国医生的一种精神。   

          无论世间如何繁华,却能始终不为名利所动。 面对疫情,他们只能想到责任。 无论环境如何浮躁,唯有医生要清醒。 因为,他们肩负着一个民族的健康使命。

 

 

 

 

 

 

 

 

 

转载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上一篇下一篇>

您可能对这些新闻感兴趣:
疫情时期性爱七问:抚摸对方阴部会得新冠肺炎?
厕纸荒副作用 湿纸巾塞马桶
纽约著名神经外科医生死于新冠病毒并发症
新冠病毒我们至今不知的五件事 很诡异
新冠患者生精细胞上发现病毒 或可通过性传播
英国医生自述:不给老年患者呼吸机事出有因,能体面死去也很重要
评论
Google广告(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