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直播 > 加籍ISIS份子归国记:灰头土脸 意志消沉

加籍ISIS份子归国记:灰头土脸 意志消沉 (收藏)

2018-10-10 19:19:04浏览:0

<上一篇下一篇>
此前,我们报道过回到加拿大国内的前圣战份子Muhammad Ali,随后,Global News对其进行了深度的采访。在采访中,当年狂妄叫嚣的阿里目前犹如一条丧家之犬。等待这名怀雅逊大学的毕业生的,将会是来自加拿大法律的审判。目前,阿里还被库尔德民主武装力量关押在叙利亚东北部的监狱当中。在四年前,这名圣战份子通过社交媒体疯狂叫嚣,并分享斩首的照片,对他人发出言语威胁,同时煽动英语世界的人们与他一同加入“圣战”。

而如今在镜头前,他看起来十分沮丧。“我现在万念俱空,对一切都感到厌烦。”他表示他想要回到加拿大,即使自己会在抵达加拿大时被立刻逮捕。他坚称,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威胁。

2014年,这个曾经的密西沙加居民离开了多伦多,加入了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当他想要借道土耳其返回加拿大时,被库尔德武装在边境城市Ras al-Ayn捕获。随后,阿里被带入了一个重兵把守的大楼内。他的妻子与孩子被羁押在另一处羁留中心。他的妻子Rida Jabbar来自于温哥华,而他们的两个孩子在ISIS控制区出生,并从未进入过加拿大。

库尔德方面希望加拿大官员能够将阿里这样的加拿大籍恐怖份子带走,然而根据阿里的说法,加拿大方面的官员还没有来过这里,也没有与其进行电话通话。他对来采访他的Global News记者说,这是他见到的第一批加拿大人。

\

(图:阿里接受采访)

在于Global News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中,阿里表达了自己对ISIS的失望,以及ISIS存在的问题,与自己脱离ISIS的原因。他表示自己的确对ISIS开始感到厌烦,他称ISIS内部存在着诸多的问题,但最基本的问题是,ISIS背叛了前来加入的叙利亚人与外国人。

反恐专家Amarnath Amarasingam认为,阿里目前的想法与许多脱离ISIS的前圣战份子一致。然而,我们无法确定他目前的忏悔是否是伪装的,也无法确定他是否放弃了暴力圣战的想法。Amarasingam称,两个小时的采访还无法让人判断,阿里是真的在悔悟,还是在利用这样的说法回到加拿大。

阿里在7岁时与父母一同从巴基斯坦移民至加拿大。在2008年开始,阿里开始就读雅礼逊大学。或许是受到了Andre Poulin的激发,阿里开始攒钱购买去土耳其的机票。在2012年,加拿大人Andre Poulin前往伊斯兰国,成为了一名圣战士。Poulin在2013年的战斗中被击毙。在阿里加入圣战前,他的父亲曾劝说他不要这样。然而他并没有听取这一建议:“当时我认为那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那个时候,大家的诉求是与阿萨德政权以及他的武装作战。那时候有许多说英语的外国人加入,我当时觉得,为什么不呢?”

\

(图:加拿大籍恐怖份子Andre Poulin)

在抵达土耳其后,他得到了一名来自瑞典的极端份子的帮助,来到了伊斯兰国控制的区域。在这里,ISIS询问了他一些基本的问题,并安排他进行21天的基本训练。

当ISIS领袖巴格达迪在2014年6月宣称成为伊斯兰国领袖时,阿里还表示过支持。阿里认为这将会团结一切反对阿萨德的武装力量。然而,这显然不是真实的情况。

随后,阿里被安排到ISIS的石油部门工作,但那里能够做的事情很少。阿里于是成为了一名社交媒体宣传战的专家,这也导致他的数个账号被封。

他的社交媒体内容十分恐怖。他曾经发布过在斩首犯人后几名士兵把他们的头颅当球踢的视频,还曾经将一名同性恋从楼顶扔下。阿里称,这些人应该被处决。加拿大遭到恐怖袭击后,阿里还称应该有更多的袭击出现。

\

(图:阿里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枪支照片)

现在的阿里对这些行为表示悔恨,他认为这些行为并不能反映伊斯兰文明。屠杀平民是不论如何都不正确的。

在为伊斯兰国效力期间,阿里遇到了自己的妻子。她的妻子是一名阿富汗裔加拿大人。他们在30-40分钟的谈话后便决定结婚:这看起来比娃娃亲与公园里的相亲角还要不靠谱。

在2016年,ISIS当时的首都拉卡被收复,阿里与残部跑到了另外一个据点Al Mayadin。在这之后,他逐渐对伊斯兰国丧失了信心。他认为ISIS的重心已经从抗击阿萨德政权转移到了与其他武装力量作战。他同时对ISIS对待外国战士的态度不满,这些外籍人士经常被当做炮灰,并被以间谍罪处决。“他们虽然说自己是一个伊斯兰国家,但其中有太多东西与伊斯兰无关,他们满口谎言。”

阿里否认自己与伊斯兰国在西方世界组织的恐怖袭击有关。他表示,可能有在这里被训练的人被送往了欧洲。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人。

在决定从伊斯兰国叛逃后,他与他妻子的父亲取得了联系。他父亲告诉他,加拿大政府的官员表示,最好的方式是他想办法前往土耳其,然后加拿大政府才有能力将其遣返回加拿大。

被库尔德人抓住后,阿里称他被库尔德武装的士兵痛打了一顿。当库尔德武装发现他是加拿大人后,便把他关押起来。在这期间,英国、美国、库尔德的官员都前来审问过他。阿里称,自己没有被折磨或者虐待过。

对于加拿大来说,的确没有必要急于将阿里引渡回国。一方面,加拿大警方需要足够的证据才能确保阿里最终入罪。另一方面,来自反对党的与民众的压力使得类似的案件处理起来十分困难。

阿里已经开始期望回到加拿大的日子。他表示,自己在这里的四年已经足够漫长。“加拿大政府有逮捕并控诉我的权利。”阿里对在这里的日子受够了:“我必须要回去,我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停留了,四年时间太长了。”

这显然与他2014年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言论矛盾。当时,阿里坚称自己已经不再是加拿大人,他表示自己的护照已经在2014年过期。

现在阿里仿佛成为了一只迷途羔羊:“我只是想回到家过自己的生活,就这么简单。”

可是,作为曾经的恐怖份子,他还能够回到曾经的生活中吗?

 

 

 

 

转载来源:加国无忧


<上一篇下一篇>

您可能对这些新闻感兴趣:
纽约市经济强劲 就业岗位创新高
皇后区这两处明年房地产大热!投资买房趁早!
加拿大要打“台湾牌”?中国外交部:搬石砸脚
租金预算为每月$1500, 在纽约能住到哪些公寓?
孟晚舟获保释 3封人格担保信撰写人身份曝光
加前外交官康明凯职业履历及被捕前内幕曝光
评论
Google广告(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