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直播 > 下一个海底捞?大学生创业开“面馆”年入20亿

下一个海底捞?大学生创业开“面馆”年入20亿 (收藏)

2020-01-18 11:04:04浏览:0

<上一篇下一篇>

 

 

继海底捞登陆港股创下上千亿市值后,又一餐饮公司将登陆港股,靠着一碗山西面起家,却做出了一个年入近20亿的上市公司。

2020年1月15日,九毛九集团港交所挂牌,开盘股价大涨43.94%,当天收盘报收于10.22港元/股,涨幅为54.85%,市值137.6亿港元。

 

 

作为一家成立于1995年的企业,九毛九的成长却始于2015年。2015年,九毛九建立了“太二”酸菜鱼品牌,开始走上多品牌餐饮的道路。

2016年、2017年、2018年年度,九毛九获得收入11.64亿元人民币、14.69亿元、18.92亿元;年内溢利为51.286百万元、71.647百万元、73.848百万元;纯利率为4.4%、4.9%、3.9%、6.2%。

2016 年至 2018 年,公司总收入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7.5%,净利润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0%。 2019 年前六个月的收入为人民币12. 37 亿元,同比增长41.5%。同期净利润1. 02 亿元,同比增长87.6%。每个月收入2个亿。

招股书表示,2018年,中国西北菜市场的总收入为人民币1,682亿元,九毛九按收入计在中国西北菜餐饮市场排名第二,约占市场份额为0.8%。

这已经不是九毛九第一次申请ipo,早在2016年,九毛九申请在A股上市,但是在当时获得IDG资本助力的它,扩张过快导致成本过高利润下行,且多地餐厅亏损,最后以中止审查收尾。如今,九毛九瞄准对餐饮业接纳度更高的港股市场。

一直以来,九毛九都叫“山西手工面”,“面馆”形象深入人心,不过以面食发家的它,主力品牌似乎变成了太二酸菜鱼。

1 大学生南下创业,从小面馆到餐饮集团。

俗语说得好,宁卖9毛9,不卖1块1。虽然是微小的价格差距,消费者往往更偏向便宜的一方。晋商一直以来以拼命省钱闻名,九毛九的创始人管毅宏,作为一个山西太原人,深谙此道,好吃不贵是九毛九奉行的理念。

1995年10月,大学生管毅宏来到海南,盘下一间只有6张桌子的小面馆,当时许多餐厅三四倍地涨价,但他没有,渐渐地生意越来越好。

2002年,管毅宏把面食推向了广州这个一线城市,但是借鉴海南的成功经验,定价水平仍然和海南一致,又成功打开市场。2005年,管毅宏先后在海南、广州各开出3家分店,并且以“九毛九”命名,随后打开快速发展通道,一改街边大店的布局,很好的把握住了购物中心这个渠道,品牌起势。

2009年九毛九开始引进职业经理人,探索快时尚餐饮模式。2011年开始,九毛九进入高速扩张期,门店增长率超100%,区域也扩大到深圳、北京以及华东地区,2012年后每年开店40多家,2015年其开店范围已到达143家(此中139家“九毛九”),九毛九迅速被资本催熟,要知道前19家店九毛九足足用了17年时间。

扩张背后没有带来理想的业绩暴涨,却是运营成本的大幅上升,当时的门店租金费用已经占营业收入达10%,资产负债率还曾达到89.47%,净利润从2014年的4339.31万元降到2015年的3113.18万元。

2015 年,大部分餐饮品牌包括九毛九,在经营上都遇到了瓶颈,客流减少、营业额普遍下滑。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九毛九的选择是:再做一个品牌。

2

“世界面食在中国,中国面食在山西”,山西面食有深厚的历史沉淀,也极具广普性,尚未形成全国性的品牌,九毛九完全是有机会的,在2014年其河源门店的翻台率也曾达到惊人的8.92,市场潜力可见一斑。但是它并没有深入挖掘其中的市场,开始寻找新的机会,对外做投资,对内做孵化。

2016年也停止了九毛九直营门店的扩张,关闭了13家门店。这一年,九毛九还投资了携带互联网基因的川渝风味面馆遇见小面。对于这次投资,九毛九创始人管毅宏说:“投资遇见小面一方面是企业的财务投资,另一方面也是对餐饮产业孵化器的一种尝试。对待被投企业遇见小面的态度是,只帮忙,不添乱。”

 

 

孵化器本意是在于开辟多个赢利点,从而降低企业风险,要知道除了财务不规范外,“盈利不稳定”也是传统餐饮企业无法通过证监会上市审批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经营者的精力和资源是有限的,每一个新品牌势必需要投入很多的财力和人力,同时运营好很多品牌是非常难的。

在A股申报ipo时,九毛九谈到未来的发展目标中就曾提到:九毛九计划不断培育以面食为主题的新品牌、新产品,主打品牌的提升和新品牌的培育作为公司的重要发展目标。

太二酸菜鱼是重点孵化的典型的快时尚餐饮品牌,它聚焦极致单品,提高出餐效率,超过4个人不接待,不拼桌、不加位、不外卖,提高翻台率,通过“奇葩”的店规成功狙击25—35岁的年轻女性,并形成了快速传播。

从此次港股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太二酸菜鱼这个新品牌确实成功了,2019年上半年,太二酸菜鱼贡献的营业收入已经达到43.5%,将近一半,经营利润已经达到1.25亿元,超九毛九品牌100多万,而门店数量仅为九毛九的三分之二,增长十分迅速。

 

 

而且,无论是翻座率、坪效、单店盈利能力等都非常可观,都已经明显优于九毛九餐厅,极具投资价值,太二酸菜鱼也开始变成了主打品牌。

 

 

 

 

不过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没人能保证一个爆款能火多久,曾经估值高达10亿、被誉为互联网餐饮第一品牌“黄太吉”的没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但是九毛九似乎也没指望它能一直火,它已经在为下一个品牌做准备。2017年,开始推广 2 颗鸡蛋煎饼品牌,2019年开始以那未大叔是大厨及怂等其他品牌经营餐厅。

试问一个新品牌只用短短4年就将赶上十多年经营的品牌的收入谁能不心动呢,九毛九似乎开始陷入了赚热钱的蜜罐,想做出越来越多的“太二”。这就极有可能导致每一个品牌都无法蓄力,最后只得陷入平庸,它就这样一直被“机会”牵引,反复循环。

短短2年,太二酸菜鱼餐厅从4家发展到65家。招股书表示,预计自2019年至2021年新开设约370间自营餐厅,其中约240间太二酸菜鱼餐厅。大有趁热打铁、充分透支太二品牌之意,待品牌影响力被消耗殆尽,似乎就可以直接切入下一个品牌了。

 

 

从目前的轨迹来看,九毛九的侧重似乎也从餐饮本身跨到了品牌运营上,从A股、港股招股书对于九毛九的描述变化也可见一斑:“发行人是以九毛九山西面食为主打品牌的快时尚餐饮连锁企业”变成了“我们是中国领先的中式快时尚餐饮品牌管理及运营者。” 核心能力也变成了它还能不能孵化出下一个爆款品牌。

但是九毛九也不能保证能够复制太二的成功,与太二酸菜鱼同期孵化的还有“不怕虎牛腩煲”、门店已经关闭或对外转让,2016至2018年九毛九还关闭了椰语堂餐厅、咧嘴餐厅。同时,这些新品牌的尝试还带来了大量的开支,也拖累了九毛九的业绩。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其它品牌分别亏损123.2万元、248.5万元、954万元,亏损持续扩大。

 

 

长期来看,九毛九的战略是混乱的,这也使得它很难成为面食界的海底捞。

《中国餐饮报告2018》显示,2017年年底比年初新增了311万家餐厅,但也有285万家餐厅在这一年中倒闭。中国的餐饮品牌从来不缺新鲜的血液,也不缺爆款,少的是一家老店。

作为在港股市场上市的又一家内地餐饮品牌,九毛九就不得不被拿出来和业界老大哥海底捞作比较。自递交招股书以来,关于「九毛九是下一个海底捞」的猜想吸引了大批投资人。实际上,想要再次创造海底捞的市值神话,九毛九仍然有不少难关要克服。比如面临着市场地域太过于集中,公司营收过度依赖网红产品太二,以及网红光圈还能持续多久的现实问题。这些阻碍都成为了九毛九估值的天花板!

 

 

 

 

 

 

 

 
 
转载来源: 金融行业内参


<上一篇下一篇>

您可能对这些新闻感兴趣:
确诊739例,日本将恢复从中国进口口罩!中国回应
美国大选:极左势头难被压制 布隆伯格难改格局
法拉盛地产飙涨 近7年前2880万买入 如今6000万卖出
“彭博会被川普生吞活剥”桑德斯批彭德辩论表现太差
特朗普连任最新民调出来了 美国人态度大变!
中国公布第二批美国商品关税豁免 包括医疗器具
评论
Google广告(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