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直播 > 民警和护士妻子在高速拥抱10秒后 40天没见面

民警和护士妻子在高速拥抱10秒后 40天没见面 (收藏)

2020-03-24 10:53:10浏览:0

<上一篇下一篇>

今年2月初,建德市一医院的护士汪燕萍,主动报名参加了建德第二批驰援湖北医疗队。2月9日上午,出征的中巴开到杭新景高速新安江入口,汪燕萍意外地看到已经16天没见面的丈夫唐文斌,正拎着两袋东西站在路边。

一个是民警,一个是护士,疫情发生后两口子都在防控一线。两个女儿分别送到了奶奶家和外婆家,一家四口只能在休息的时候用视频“云上”见一面。

没有时间细细话别,唐文斌伸出双臂,给了妻子一个持续10秒的拥抱:“平平安安回来!”

送别时的10秒拥抱

这一幕被送行的记者拍下,催泪了很多网友。

有人说,又相信爱情了。40多天过去了,包括浙江力量在内的各地援鄂医疗队陆续返程,但汪燕萍还坚守在武汉,与来自家乡的“战友们”一起照护着病区里40多名病人。

对家人和家乡的惦念,夫妻俩对彼此的思念,还在屏幕和心头延续着。

花开得那么美的3月20日,记者再次走近了这对夫妻。

1】送别

与妻子分别的天数,唐文斌记得很清楚。3月20日在建德大洋派出所,我点开手机日历想查一查,他脱口而出:“正好40天。”

35岁的唐文斌是大洋所的教导员。从大洋镇到市区的家里,开车要四五十分钟,1月底以来,他就没有回家,一直住在所里。2月8日深夜,妻子在电话里跟他说,写了支援武汉的请战书,院领导和护理部主任也打电话跟她确认过了。“她参加工作14年,在ICU工作了9年,又是比较要强的个性,我知道她肯定会去。”唐文斌告诉汪燕萍出发前通知他,他会来医院送行。

挂了电话,唐文斌在镇上买了一袋巧克力,还有一袋暖宝宝。巧克力是妻子说的,怕忙起来顾不上吃饭,可以补充下热量;暖宝宝则是他自己的主意:“穿着防护服,里面穿得太厚可能不方便,说不定会用的上。”

给妻子准备的巧克力和暖宝宝

没想到,分别来得那么突然。

第二天上午9:48,这个时刻唐文斌也记得很清楚。他接到汪燕萍的电话,下午就要登机,可能10点就要上高速了。

这个干了13年警察、经历过不少惊险场面的男人坦承,自己当时“有点慌”。正在省道卡点值班的他向局领导报备说明了情况,同事主动帮他顶了班,唐文斌开上同事的车就往高速入口赶。

“那段时间的疫情形势大家心里都清楚。”唐文斌说,只要还在浙江,他都不担心,但是听到妻子要去武汉,心里还是紧张的,他想,“一定要去送送她。”

半小时后他赶到了高速口,赶上了送妻子。

3月21日下午,夜班休整后的汪燕萍回忆起高速入口那场匆忙的道别,笑得很开心。在她看来,看上去有些憨厚的丈夫从来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什么话都放在心里,“没有想到他会当着一车人的面抱我,还抱了挺久,还知道买暖宝宝……”

丈夫说,相信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和女儿们等你平安回来。

妻子说,放心,我们一定会平安回来。

2】战斗

2月8日那天是元宵节。

当晚11点,一支由建德市一医院、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市妇保院的12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团队迅速组建完毕,汪燕萍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建德派出的第二批、杭州的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共266人。到武汉后,汪燕萍他们去的是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这所医院,由16个重症病区和1个ICU病区组成,来自全国各省市17支医疗队在这里战斗。截至3月21日,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累计收治病人1452例,其中重症、危重症占80%以上,累计出院805人,目前在院574人。

汪燕萍所在的杭州二队整建制接管E1-3病区,她和来自建德的11名同事,一直担负着重症病房的医护重任。

大年二十八晚上,唐文斌接到市局通知赶去参加紧急会议,在他印象中真正的忙碌是从那时起开始的:一些长假期间已经部署好的工作都暂停了,防控等级提高了。

所里四个所领导,分四天排班:一天在所里值班(算是轮休),一天负责接处警,一天卡点执勤,一天是面上巡逻管控。大洋镇由三个乡镇合并而成,行政区域240多平方千米,3个居委会,38个行政村,派出所21名警力忙得脚底朝天。“其实不光是我们公安,乡镇干部、卫生院的医生、森林消防……大家每天都忙在一起,都没休息。”

唐文斌说,与防控相关的工作,都不轻松。建南村有一户家庭,妻子在武汉带孙子,年前回到建德,“她倒是挺自觉地在居家隔离,可是她老头子不配合,总是要出来。”唐文斌上门劝说了几次,还发动这家在武汉的儿子一起做工作,总算解决了这个问题。

抵达武汉之后,汪燕萍经过短暂培训立即上岗。在隔离病区,护士是与患者接触最密切的人。尤其在重症病区,除了治疗性护理,还要做生活护理,包括翻身、饮食、帮助大小便等。如果病情危重复杂,还需要随时记录发生的变化。

刚开始,她还会在朋友圈里记一笔这是到武汉的第几天,但是后来就没有了日子的概念,只有白班、夜班、休息,再白班、夜班的轮回。

“当了14年护士,还是第一次穿防护服,头一回进病房确实又紧张又恐惧。”汪燕萍说。防护服又热又闷,N95口罩外再加外科口罩,呼吸都困难。一个班是5小时,为了尽量减少脱穿防护,她们常常在上岗前两三小时就不吃不喝。

“戴护目镜也没经验,一开始都拼命往紧里勒,很快各种不舒服都来了,恶心,头痛,很多人还吐了。”在隔离病房里呕吐是很危险的,窒息感的压迫下,会有强烈的摘掉口罩的冲动。“那就完全暴露了,头脑必须很清醒,强迫自己按照预案退到无风险区域再处理。”

有一次,她刚戴上护目镜,就觉得眼睛里有强烈的异物感。5个小时坚持下来,眼睛里全是血丝,见光就流泪。“回酒店的一路上我都捂着眼睛,到第二天才好一点,可能就是戴得太紧血脉不通引起的吧。”

3】感动

3月19日,武汉首次实现了新增确诊病例和新增疑似病例双清零,这条消息让汪燕萍格外开心。她在朋友圈里说,有人喜欢数字6,有人喜欢8,但对他们这些医护工作者来说,今年的幸运数字一定是0,越多越好。

“病人们都慢慢好起来了,我们的压力也小多了。”汪燕萍说,有个60多岁的老人已经住了一个多月,现在还离不开无创呼吸机,“但原来他摘掉呼吸机上个厕所都不行,血氧饱和度就掉得厉害,现在都能自己洗衣服了。”

患者们对医护们发自内心的感激,也让汪燕萍感动。有一位38岁的男患者,开始病情危重,每日持续发热,乏力并伴有严重的气喘。汪燕萍她们每隔两小时就为他翻身拍背,指导他进行踝泵运动以预防血栓,根据呼吸状况调整床头高度。他多吃了一口饭、多喝了一口营养液、多活动了一分钟双脚,大家都为他的进步鼓劲。

出院的时候,他写了一份情真意切的感谢信。汪燕萍和同事们一起送他到隔离区外,他转过身,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那一幕真的让人很感动,让人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

“以前觉得,护士这份工作挺平凡、挺不起眼的,没有什么高光时刻。”汪燕萍说,武汉的经历会是自己一生中最难忘的回忆,也是最宝贵的财富。

千里之外,唐文斌也经常收获着感动。志愿者、消防员、乡村医生、乡镇干部……许多人平时接触不多,但是在这场特殊战役中,大家都认真地各司其职,绝大多数老百姓也自觉地配合防控。“我们人心很齐,很团结。”

最让他难忘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那天,在卡点执勤的他看到同事在群里发了一张照片,一袋100只口罩,附了一张纸条,上面用稚嫩却很工整的字迹一笔一划地写着:“警察叔叔,你们辛苦了!”

“她妈妈是在镇上开美容店的,带着她把口罩送到所里就走了。”唐文斌感慨地说,那时候防护物资还很紧缺的。

4】思念

每次打完电话,唐文斌都会问问妻子下一班是几点,这样就可以推算出下一次通话的时间。“比如13点~18点的班,那除去路上和准备的时间,上班前两小时基本就联系不上她了。”

他承认,结婚10年来,第一次对她的排班这么关注和了解,也是第一次对她的工作有了深刻的理解。过去他不明白,为什么妻子会抱怨忙起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有那么忙吗?自己抓捕蹲守的时候,才真是几个小时都不能动呢。“我以前觉得,警察肯定是和平时代最危险的工作,现在知道了,她也是。我跟她开玩笑说,以前可能是你敬佩我多,现在是我敬佩你更多一点。

当初,唐文斌在医院当护士的同学,介绍他认识了在那里实习的汪燕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做起事情却精明干练的女孩子很快走进了他的心。结婚后,双方的职业都很难兼顾家庭,有了孩子之后更是如此,偶尔的磕绊是难免的。“从认识到现在,争吵都是因为他对家里的照顾实在太少了,我工作也忙,累了就会发发小牢骚,他又觉得我不理解他。”汪燕萍说。但是,经历了这场相识以来最漫长的分别,她现在对他只剩下了思念。

他们有两个女儿,自疫情开始就分别被送到了奶奶和外婆家。汪燕萍出征前,小姑抱着16个月的小女儿来医院见了她一面,如果不算这一次,母女俩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了。有一次视频时,唐文斌让她叫一下妈妈,原本很粘人的女儿竟扭过头去不理,这让汪燕萍很难过。

大女儿佳琪上小学二年级,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寒假里,建德教育局针对援鄂医护人员子女推出了“私人定制”关爱方案,班主任吴老师把自己的网课干脆搬到了佳琪家里,解决了唐文斌的一个大问题。只要不值班,他也会尽量陪着女儿,有时候看到她上课不认真,难免说她几句,不小心就说重了。女儿很委屈地抱怨不要他来管,让妈妈来。这种时候,他说自己特别想念妻子。

到武汉的第18天,汪燕萍跟唐文斌开玩笑,非要追问他这些天到底有没有哭过。七尺男儿不肯回答,问到最后才告诉她,送她走的那天,回到派出所,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关了整整两个小时……

 

 

 

 

 

 

 

 
转载来源: 钱江晚报


<上一篇下一篇>

您可能对这些新闻感兴趣:
西昌牺牲灭火队员们的生命剪影:大部分农民出身
外媒: 大外宣甚嚣尘上 中国“鹰派”外交崛起
外媒: 大外宣甚嚣尘上 中国“鹰派”外交崛起
外贸企业冰火两重天:从疯狂催单到疯狂取消订单
经济纾困:为什么中国政府不直接撒“真金白银”?
新冠病毒仍有许多未解之谜,疫情在中国有反弹可能
评论
Google广告(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