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直播 > 网购私房菜 舌尖上的风险

网购私房菜 舌尖上的风险 (收藏)

2017-01-07 09:42:59浏览:0

<上一篇下一篇>
微信朋友圈里,美食卖家动态连连;方便美味固然好,食安风险也不少。(小张/提供)

微信朋友圈里,美食卖家动态连连;方便美味固然好,食安风险也不少

纽约市居民李阿姨在感恩节前,通过微信群预订了当日上门领取的火鸡肉馅饺子。卖家是一个全职妈妈,因善于烹饪和拍美图,在朋友圈的“点赞党”中积累起客户。通过“社交营销”一传十十传百,后来索性组了一个群,贴出不断更新的当日菜单。而被李阿姨拉进这个群的小张,也在其他几个吃喝群活动,从圣诞到端午,大餐到小吃都有订过。有一次她订了一份猪排饭吃完腹泻,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无证食品”,吃坏肚子无人负责。

带着小张的问题,本报记者致询纽约市卫生局,答复是:在纽约市,欲向公众直接提供食品的餐馆食肆,必须取得“食品服务许可证”(H-25 food service establishment Permit);若是没有卫生局许可而向公众销售自制食品,包括通过移动应用或网站销售,均属违法,查到须交罚金。卫生局更表示,还要调查与微信(WeChat)有关的食品销售活动。

photo1
用微信消息发手机照片给顾客,非常方便。图为京葱扒刺参

无证食品 存卫生隐患

事实上,在西岸的加州圣瓦金郡士德顿市(Stockton, San Joaquin County)就因早先接获举报,派便衣调查员在脸书(Facebook)一个叫209 Food Spot的群组潜水一年,掌握自制食品销售的大量证据后,去年底对十多人提出指控。一名37岁的单亲妈妈Mariza Ruelas因卖一份9.5元的拉美经典菜酸橘汁醃鱼(ceviche)给便衣,受到未经许可经营食品加工设施和做生意(operating a food facility and engaging in business without permits)的两项轻罪指控。如果罪名成立,将面临至高一年的刑期。

圣瓦金郡当局提控的理由是,食源性疾病(foodborne illness)在美国是引致可防范性死亡,以及可避免之经济负担的一大原因。“Ruela在没有接受检查的设施内制作食品,并销售这些食品,这一行为触犯了州法”。

纽约市卫生局在回应声明中也强调,对获得卫生局许可的餐馆、送餐公司等食品制作、打包和销售企业,卫生局都会“检查它们有没有好好遵守食品安全法规,并要求它们接受安全食品操作方面的培训”。据悉,安全食品操作,包括经常清洗手和台面,分开生肉与其他食物,烹饪食物以达到规定温度,冷藏或干贮食物以抑菌等。

以食材保存和烹饪温度来讲,尤其是肉食“在供应给市场之前需冷冻在零下多少度多少时间,加工前要维持在多少温度之下,加工过程中需达到多少温度,监管部门有严格的标准”。纽约执业律师林毅表示。

“以前还真没想那么多。”小张表示,拿到猪肉饭就吃了,吃出问题才后怕。她最近又透过一两个微信号订了冬令进补的固元膏和号称有机零食的干果。“固元膏那家是从新泽西送过来,我收到顺手放在办公桌,因为冬天开了暖气,隔几天打开一吃,化了,都粘在一起。”她赶紧拿回家放冰箱,唯恐已有细菌超标。

据了解,在新泽西制作、卖到纽约的固元膏,因涉及州际贸易,还要受联邦食药局(FDA)的监管。根据FDA官网信息,该机构对州际食品贸易(interstate commerce)中除了肉、禽,以及部分蛋制品以外的所有食品及食材的销售进行管理。从事食品生产、加工、包装或储存的家庭企业(home-based food business),若业务需要从一个州销往另一州,或涉及网络销售,或食品进口者,必须向FDA登记并接受监管。

涉及肉、禽,以及部分蛋制品的监管,以及有机食品的认证,则由联邦农业部监管。也就是说,小张买的干果是不是有资质说是“有机食品”,农业部说了才算。

“美国对有机食品的认证和监管非常严格。”林毅表示。他建议标榜有机食品的卖家把农业部“全国有机食品项目”(National Organic Program,简称NOP)的要求搞清楚。如果是进口有机食品,必须按NOP标准认证,或按与美国存在有机食品贸易关系的国家的标准认证。

同在食品服务业,洛杉矶悦海酒家的股东黄Anny表示,她也早就注意到微信上活跃的私人食品交易,并且也会订购。不过买来是给自己和家人吃,不进餐馆,因为餐馆有必须要遵守的食品处理标准。她的原则是不买卤肉、饺子等熟食和加工食品,通常买海鲜、水果。“新鲜不新鲜,一眼就能看到,像水果,拿来就能吃。”据说做水果生意的团队是从农场直接进货,但并不知道是哪一家。她自己也笑言:“好神奇。”表示单纯相信美国农场出产的水果各项指标都会达标。

不过实情是,新鲜蔬果同样是食源性疾病的一大来源。消费者最好知道出产的菜园果园,万一染病,至少知道投诉谁。

photo5
美食堂把自家的网络广告,分享到海外e生活吃货团微信群

配料健康?尝味不作数

从午晚餐到小吃零食,小张恰恰最常买熟食。她自嘲是手脚不勤,不太会做饭,经常把菜往水里烫一烫,一碗麻辣烫就对付了一餐。自从通过微信订餐,便常常念它的好处,直到吃坏肚子,她自嘲是“‘吃’一堑,长一智”了,从此察味辨色,不仅看卫不卫生,对食材、辅料都开始在意。

然而,尝味能尝出“风险”的味道吗?

同事试吃了小张的固元膏,咂嘴品一品,说:“有蔓越莓。”按包装上的配料说明,含阿胶、红枣、黑芝麻、核桃仁、桂圆、枸杞、冰糖—应是枸杞。这还是看得见的成分,看不见的又如何呢?在微信推广页面中说是自家酿制黄酒浸泡,但包装上没有写,吃的时候明显一股酒味。包装说明不严谨,多少带来不确定的感觉。更别提很多卖家为了吸引顾客推陈出新,试验另类做法,恐怕成分更为复杂难控。

因为糖化得不成形,小张自我安慰说:“应该是没有加那种定型的添加剂。”李阿姨也说,全职妈妈做的饺子比饭店和超市更好,“感觉馅儿里没有乱添调味料。”很多人追捧私家菜和自制零食,是怕去外边吃餐馆太油腻、买工业化制作的零食添加剂太多。可是,凭舌头真能尝出什么多添、什么少加了吗?

一家叫Marie Callenders的餐馆曾因没提醒蔬菜汤里含味精被顾客状告。原告声称自己是长期味精过敏者,却也尝不出汤里有味精。俗称“中餐馆过敏症”的MSG过敏反应,包括头痛、心悸,若引发气喘,严重可致命。尽管FDA研究尚未能证实这些症状直接由MSG引起,但有要求添加味精(monosodium glutamate,简称MSG)的产品,在成分表上加以注明。至于番茄、奶酪、酵母提取物等天然含有MSG的食品,FDA虽未要求注明它们天然含有MSG,但要求在成分表中注明这些食材或成分本身,且禁止天然含有MSG的食品宣称“无MSG”或“未添加MSG”。

林毅提醒,如果食品标签没有注明添加MSG,而当局对食物的化验结果中显示有它,业者恐有麻烦。像上述案例中餐馆惹上官司即为一例。他建议食品制作者严格遵守FDA的标签法规(Label regulation),把食品成分及其含量标清楚。

除了食品配料、营养成分,FDA的标签法规还要求注明八大主要食物过敏原,包括:奶、蛋、鱼、甲壳类水生动物(Crustacean shellfish,如虾蟹)、木本坚果(tree nuts,如杏仁、核桃)、花生、小麦及大豆。

从消费者角度说,尝味辨成分既不可靠,值得信赖的,还是合法合规的食品及其成分表。至于去餐馆吃饭,菜单上一般有配料说明,也可直接向侍者问清楚。

当然很多人买吃的就为“吃那口味儿”,健康不健康倒在其次。这是网络自制食品交易得以风靡的一大原因。洛杉矶美食堂的负责人梁先生说,自己开餐馆知道,吃多了餐馆做的当地化了的中餐,“因为它们比较适应老美和口味变化了的华人,我都会常常想念以前在家乡吃到的东西”。他自己就在朋友圈买过风味鸭脖等零食。

线上交易 成本低效率高

美食堂和悦海酒家都通过一家叫“海外e生活吃货团”的微信群,发招牌菜或广告图,招徕群友吃客。“海外e生活”是一款面向海外华人的衣食住行生活类电商平台App,悦海酒家在上面的注册名是“Anny的店铺”。最近,黄Anny把包含醒目火鸡餐的App店铺广告页分享到吃货团微信群,点开看,很快就四、五千的阅览量,让她很满意。

“不管其中有多少人来我这吃,至少这些人点开看过了。下一次再推出别的菜式,总有同样一些人点开看,次数多了就把悦海酒家的牌子记住了,说不定哪天会来消费。”Anny表示,自从试水网络营销看到效果,她甚至取消了在当地两家中文电台和两三家中文媒体的传统广告。

而对于“无证”卖家,网络营销的甜头似乎更大。开一家网店,没有实体店面也能做生意,广告一并解决。因此像做饺子的全职妈妈、做午餐盒的留学生、想开餐馆但起步资金不够的创业者,纷纷活跃在微信这种大众社交平台、或与海外e生活近似的电商平台。小张就表示,怀疑自己加入的微信吃喝群里有一半是“无证贩”兜售食品。也发现不少个人帐号,实则经营微商业务。在她的朋友圈里,卖家的美食图混在纯粹个人分享的风景照、人物照里,似乎毫不违和。“有一家私房菜帐号,下午开始煮一锅鸡汤,拍一张‘秒拍’上传朋友圈,煮到肉酥汤浓,再拍一张,汤好了订单也纷纷飞来,于是送晚餐。”小张说,如此全程播送、热气腾腾的广告,不知笼络多少人心。就算是平面图,因经常可以上新图,比一天只有一个广告位的传统方式也动态很多。

另外,卖家可以跟消费者即时互动,无论是通过朋友圈留言,还是群组发言,甚至短信直通,消费者的反馈,好评,马上可以截图上传,吸引潜在消费者,巩固现有顾客;差评或投诉,立马解决。小张参加的一个吃喝群里,“有人取单回家,发现漏放了一个夫妻肺片,马上在群里发消息给卖家。那是费城一个拼团群,只有在达到一定订购数,卖家才集中送单过去。她在回程路上看见消息,回去就把钱从PayPal上退给对方了。”

电商监管 有法难落实

记者接触了一个亦面向美国华人,且专注做食品电商平台的App,其开发者及合伙人王先生坦言,他们平台上确实有不少卖家“没有证”,因为“很难拿到,要求很高”。而他们推广平台上的商家、或推广App本身的软文,也都发在微信。王先生透露,之所以发在微信而不是脸书,因为担心脸书查得紧,尤其是熟食经营者,最好都办理美国各地政府要求办理的证。而在微信和淘宝上出现的卖家,在中美两边没有申请证照的现象较为普遍,往往也“没人查”。

中国大陆2015年推出的食品安全法,对网络食品交易作了规定,要求第三方平台对入网食品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且经营者须依法取得经营执照,否则面临罚款。比如在淘宝、微信无证销售自制食品,被查至少罚款5万元人民币。要在朋友圈取证很容易,一个状态截图,一段对话纪录,均足以证明当事人涉及食品自制和经营活动。如果还通过微信支付,证据更为“确凿”。今年初有大陆留学生在毕业OPT实习期间未申请到H-1B工作签证,又入学洛杉矶一家签发I-20表的学校,因在微信消息中透露“不是真的想读书,只想借学校临时挂身分”,返美时在洛杉矶机场海关遭查出而遣返;前一阵当局频频截查孕妇微信纪录,从而对华人月子中心进行调查。可见即便作为族裔分众的社交媒体,微信也正引起美国政府的关注,并作为一种调查取证的手段。

纽约市卫生局也在回应声明中表示,会介入调查微信上的食品销售活动。

不过,从大陆方面来看,微信朋友圈因牵涉“私权领域”的特殊性,从去年食安法推出以来,在现实上落地难度较大。而对海外华人帐号上的商业活动,微信所属腾讯公司更恐怕鞭长莫及。记者给微信团队发问讯电邮,至截稿未得到答复。

即便在美国方面,林毅指出:“鉴于微信这类通讯媒介的特性,又伴随食品生产、运送、消费和伤害结果发生地点等复杂因素,亦或同时触犯多州和联邦法律,假如微信消息发出地在纽约,消息接收地在新泽西,食品消费和伤害发生在纽约,其中涉及州政府管辖权的冲突和法律适用问题就会相当复杂。”换句话说,就算证据“确凿”,执法也可能较难落实。大部分违法经营活动很可能落入两不管地带,这就要求消费者本身要有足够的法律自我保护意识。

另外,互联网具备相对隐蔽性。自己的营销网站,弃用即可;微信上一个卖家帐号,注销便可消失于茫茫网海。“最近经常下单的一个私房菜帐号,名字是长岛某某某,但有一次老板送单来,我慰劳似的顺口问一句,‘你们在长岛哪里?’他本能地回答我,‘我们不在长岛。’”

家庭厨房 吃坏谁买单?

小张表示当即对这一家粉转黑。又问有没有店可以上门吃,答说没有。问他们是在自家厨房做菜么,“我这单小费给得多,他倒也耐心告诉我,纽约市一家餐馆生意不好,租了一半厨房给他们。”

这种情况下,假设私房菜出了卫生问题,有客人吃坏肚子,责任归属哪方?林毅律师表示,这要看合同怎么写。“比如在纽约市租商舖,租赁人须保证做合法生意,有照经营。负责任的房东会查看租客的牌照,分租是也要经过房东审核准许。即便如此,如果租赁人未经准许擅自分租,或伪造牌照,违法生意暴露后,责任应在违法的一方;但若房东未尽职责,出事房东或负有连带责任。”当然责任程度也要视违法的类型而定,例如纽约市房东若把商舖出租给房客,而在商舖内出现贩毒活动,则不管房东是否尽责,房屋会被查封,房东也会被提告。

小张怀疑“猪排饭”是在私人厨房出炉,庆幸自己有打肝炎疫苗。大量网络卖家无疑属于家庭作坊、私人厨房式经营。对于食材来源、添加剂使用、食品制作和加工过程、温度控制、人员资质等,如果没有从联邦到地方依法监管,其食品安全性和质量堪忧。加州圣瓦金郡之所以要起诉Ruelas,据当地一名助理检察官表示,“就是为了减少未经检查的设施生产的食品对公众的危害。”

从家庭食品从业者角度讲,最好自觉取得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并购买基本责任险,应对客人吃坏的索赔要求。也可至网站CottageFoods.org查询各州“农家食品法”(cottage food laws)对于家庭厨房的规管细则。以纽约为例,该州要求家庭厨房进行简单的注册。州农业厅有权在任何时候检查食品加工厨房。允许生产一定种类的食品,无需启动成本,并允许不设限次数的销售。但销售场所不可以是家庭以及网络,仅允许是农夫市场、零售店、路边摊、餐馆,以及农业相关活动。

一定种类的食品指哪些?就纽约市来说,市卫生局明确表示:“除了少数一些烘焙食品,销售家庭制作食品是违反纽约州和纽约市相关法律的。”

之所以作此限定,因为在食品温控方面有一个所谓“潜在有害食品”(potentially hazardous foods)的概念,即一些食品在温度控制不力的情况下,容易滋生细菌而引起疾病。家庭厨房允许制作的“非潜在有害食品”(Non-potentially hazardous foods)清单,各州略不相同,但通常包括无奶油、无肉馅的烘焙食品如饼干、面包,以及糖果、干果、水果派、蜂蜜、果酱、爆米花、调味料等。

“那些私房菜帐号的菜单天天换,大鱼大肉,什么都有。现在看起来是违规的。”小张恍然大悟,连说以后“要小心”。

无牌私售 涉不当竞争

Ruelas被提控的其中一项罪名是未经许可做生意,但她表示:“我没想过要做生意,没想过赚很多钱,也不打算每天甚至每个星期都做来卖,我只是单纯喜欢烹饪。”对有人建议她申请营业执照,她声称自己只是一个月一两次,周末和孩子们无事可做时一起烹饪,然后在群组里分享。有时候跟别人交换食物,比如用一碟豆米饭,交换一个生日蛋糕。有时候用食物交换孩子衣服或沙发之类家具。有时卖钱。她还表示:“我只是拿回食材的成本价。”

如果Ruelas所言属实,那么华人网络社群中频繁的无证食品交易活动,一经当局发现,其获罪的风险系数会不会更高?林毅表示,易货也是交易, 而这并不改变执照的要求,如同没有执照行医换取服务对象的回报服务或事物赠与,并不以此就能免于执法。除明文豁免之外,必须有执照才可从事的食品加工,而未经许可, 则一旦造成伤害,其责任程度与后果要以个案事实判定,例如其行为是否有牟利意图,或确有获利,会影响当局是否执法,提控后是否定罪。“个案事实不同,亦当影响执法机关的作为与法庭判定。”

另外,未经许可做生意牵涉逃税问题。近年来,网络商业的逃税行为非常惊人,已引起当局重视。所以尽管Ruelas回呛圣瓦金郡耗时一年潜水调查209 Food Spot的食品交易活动是“浪费时间和纳税人的钱”,当局并不这么想。只因国税局人力不够,未能大规模追缴。

photo3
单亲妈妈Mariza Ruelas在脸书群组209 Food Spot卖自制家常菜,被政府提控

采访中,在微信上订购食品的买家纷纷表示,会通过PayPal或QuickPay给卖家打钱,或者采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现金交易。

根据在线支付平台PayPal官网的资料,PayPal目前只向国税局上报每年收到超过200笔付款,及总款额超过2万元的卖家。

而从卖家角度,食品电商平台App开发人王先生表示,做餐饮食品的起步成本对一些人来讲太高。“不买保险不交税,不租厨房和店面”的状态,也只是暂时屈就,“大部分人最终还是想开实体店,正规经营的”。

纽约市卫生局的回应是,局方也一直在了解食品服务业的最新动态,希望在保护消费者健康与安全同时亦因应市场需要。比如新创设的“食肆育成许可”,以及“共享厨房许可”(incubator or shared kitchen permits),“就是为了向正在起步的食品零售商或制作商提供厨房设施和厨具设备”。另外,新近修订的“临时食肆许可”(temporary food service establishment permit requirements),也更照顾季节性、节日性销售食品的短期卖家的需求。

那么,合法卖家会不会觉得无证食品销售对他们的生意造成冲击?像Ruelas的案例中,检方指她“抢走了努力取得证照的餐饮业者的生意”,是这样吗?记者接触的几家餐馆倒挺大度看待这个现象,有人回答:“差异化竞争吧。”也有说:“只要买家愿意接受就行。”

“他们有的价钱并不便宜,”悦海酒家的黄Anny最近买两磅蜜枣花了19元,她说:“是因为好吃,我才买。”

美食堂的梁先生这么看问题:“一家人出来吃饭,还是要到餐馆。”他说自己有的时候懒得出门,才网上订,但不会改变去餐馆吃饭的习惯。他不担心遭网上卖家抢生意。

photo2
从家庭厨房订的羊肉汤,殊不知卖家已经违反纽约州法

消费者责任 下单前三思

李阿姨觉得网络卖家不过是提供了获取食品的又一个渠道。她最初是在跟着先生参加“挺川普”活动时,有两三天又是忙又是兴奋,懒得做饭,听朋友介绍附近有人提供订餐,便试试看。现在平时还是自己天天做。后来有一天家里来客,“最后一分钟,来不及做,自然又想起她”。有了两次,就有第三次,但并不经常订餐,因为家人还是想要吃她亲手做的家常菜。

看到那个妈妈辛苦贴补家用,李阿姨觉得也算是帮助别人一家子。“听说有些老人家跟子女住,为了不白吃,也包些馄饨饺子,让小孩贴到网上卖。”李阿姨说,这样自食其力的行为,都应该支持。当她听说销售场所不可以是家里,惊讶之余,表示下次要提醒那个妈妈,因为“她家门前人进人出,生意太好,怕引起邻居注意”。

她不怎么担心网络交易附带的各类风险,因为买卖双方住在同一个社区,相当于街坊。华人圈子就这么大,自己的朋友也是对方好友,相当于“熟人经济”。

小张微信圈里的卖家,多数也是经朋友、至少是微信好友介绍。她笑称“朋友圈自带一种‘诚信光环’”。来回吃腻了,自己陆续发掘的几个卖家,则只能本着“傻呵呵的美式信任”,“下一单看一单了”。像订固元膏的这家,因是异地,一开始有点吃不准,但对方一路上发消息说,到哪里了,堵车了,可能会迟些。“感觉很辛苦又紧张”。拿货到手时,不知怎么就挺信任他了。尽管满50元起送,两袋固元膏、一盒青稞团便可凑足数字,感觉是贵了些。而至于隐瞒地址的那个“长岛某某某”,就算食品包装上有他们的网站,手机上他家的微信号还在,她都不敢再试。

“找到让人放心的卖家不容易啊,要用心筛选才行。”小张感慨。

怎么筛选呢?林毅打了个比方:“如果你去买名牌手袋,买的地方、卖的价格对不对,你就可以判断是正牌还是冒牌。”小张说她最近会多问两句再下单,比如“可不可以去实体店吃?”“有没有卫生许可?”对方没下文便算。她把通过自己“考核”的卖家推荐给李阿姨和别的朋友,也请朋友推荐靠谱卖家。她相信,消费者谨慎决定买卖权,不仅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也可倒逼卖家合法经营。

纽约市卫生局在声明中则提醒消费者,干脆别买家庭厨房的食品,“因为你不知道它们是否遵照恰当的卫生法规在操作”。该局鼓励纽约市食客登录 nyc.gov/health/restaurants,查询他们去堂吃或订外卖的餐馆是否有经营许可,并通过字母评级了解餐馆的卫生状况。在纽约市政府开放数据平台NYC Open Data,也可查询餐馆检查结果公告。

 

 


转载来源:世新网


<上一篇下一篇>

您可能对这些新闻感兴趣:
江歌案中那些“不施以援手”的日本邻居们(图)
华商天价买破屋 将改建住商大楼
假手机换真手机 大陪审团起诉华男
刘鑫出庭了 当庭大哭:"刀不是我递的 也没锁门!"
滚回中国?赶下飞机华裔女钢琴家照片
江歌案庭审 检方出示重要物证:刀来自被告研究室
纽约小姐外送
评论